站内搜索 请输入关键字: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金锁记》读后感
来源:五十团  作者:邓黎鹏  录入:三师门户网  添加时间:2016-05-24 12:05  点击量:  
 

 金锁记中讲述了一位名字叫曹七巧的女人,她为了钱嫁给了一位身患残疾的男子,生了一男一女,最后她得到了想要的钱。女儿长安进了泸范女中学习音乐,因失落一条入单,七巧因爱惜自己来之不易的的钱财,断送了女儿的学业,又因自己一手“栽培”和胡搅蛮缠,葬送了女儿的婚姻。儿子长白因七巧的过分干涉,和口无遮拦加速了儿媳寿芝的死亡。最终“长白不敢再娶了,只在妓院里走走。长安更是早就断了结婚的念头。”用作者的话说:三十年来她戴着黄金的枷。她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杀了几个人,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

曹七巧虽然她得到了钱,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却从未快乐过,甚至变得失魂落魄。当她心爱人(姜季泽)上门来打乡下田地的注意,并说了些挑逗性的话,她的内心十分矛盾,作者如此写到“这半辈子已经完了──花一般的年纪已经过去了。人生就是这样的错综复杂,不讲理。当初她为什么嫁到姜家来?为了钱么?不是的,为了要遇见季泽,为了命中注定她要和季泽相爱。她微微抬起脸来,季泽立在她跟前,两手合在她扇子上,面颊贴在她扇子上。他也老了十年了,然而人究竟还是那个人呵!他难道是哄她么?他想她的钱──她卖掉她的一生换来的几个钱?仅仅这一转念便使她暴怒起来。就算她错怪了他,他为她吃的苦抵得过她为他吃的苦么?好容易她死了心了,他又来撩拨她,她恨他。他还在看着她。他的眼睛──虽然隔了十年,人还是那个人呵!就算他是骗她的,迟一点儿发现不好么?即使明知是骗人的,他太会演戏了,也跟真的差不多罢?”。
在不能确定姜季泽是否真心时,她依然选择了守护自己卖掉她的一生换来的钱,内心却久久不能平复,并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原文这样写道:今天完全是她的错。他不是个好人,她又不是不知道。她要他,就得装糊涂,就得容忍他的坏。她为什么要戳穿他?人生在世,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归根究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作者张爱玲说: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然而这种卑微只有在喜欢的人也喜欢你的时候才有价值,否则这种卑微是一种犯错,从这个角度来说,曹七巧的选择是明智的。在作者生活的那个年代,社会混乱只有金钱才让人安心,其他一切都靠不住,亲情——七巧的哥哥每次到来都是索要财物;爱情——她心爱的男人设法弄走沾满泪水的钱财。表面上作者告诫读者:金钱只是工具,让人们生活的变得更加舒心的工具,别让它成为精神的枷锁。更深层次的含义是在描写当时社会的悲哀,生活在有钱的姜家这个大家庭的人们个个都很势力,曹七巧身份低微,丈夫患病难以给予慰藉。自然她成为被欺凌的对象,然而自己又不干示弱,加上情商过低、不懂得讨好他人。她以金钱这个枷锁锁住自己来获得安全感。过得十分痛苦,最终苦了自己,也害了子女。
生活从来就没有简单过,生命真如在《天才梦》中所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蚤子”。只有跟随着时代的主旋律,才能过得风生水起,实现所谓的自我价值。

 
版权所有新疆兵团第三师图木舒克市
地址:新疆喀什市克孜都维路440号
电话: 邮编:844000
Copyright 2007 www.xjbtnss.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兵团第三师图木舒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