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请输入关键字: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大山的儿子——记叶城二牧场三连连长刘前东
来源:叶尔羌报  作者:谢家贵  录入:admin  添加时间:2016-04-28 12:46  点击量:  
 

“我走着父亲当年走过的路,其实延续的也是我们父子两代兵团人的梦想,希望我们深山里戍边的兵团人也有富庶、文明的新生活。 ——刘前东
又是一个清明节,昆仑山麓的叶城二牧场二连——牙吉兰干草场飘着细雨。刘前东携妻子潘春红和女儿刘玉阳,面朝草场跪着,他们的面前摆着水果、香烟、白酒。刘前东朝着广袤的草场哽咽地喊道:爸,我们一家来看您啦……刘玉阳也像父亲一样,含着泪水轻轻地呼唤:爷爷,您还好吗……
撒着刘前东父亲骨灰的牙吉兰干草场一片肃穆。
一句叮嘱,义无反顾扎根牧场
叶城二牧场地处昆仑山麓,海拔在2200—4850米之间。1972年7月,刘前东出生在叶城二牧场五连。父亲是连队的司务长,管理连队的后勤。母亲是连队的幼儿教师。
父亲是1960年进疆的湖北知青,进疆那年才17岁。母亲是1964年进疆的上海知青,进疆那年18岁。他们垦荒、修渠、筑路、建房、造林,把一生的热血都奉献给了这片高原牧场。他们见证了牧场创业的艰难岁月,也见证了牧场在他们手中日新月异的变化。
2013年春节,父亲在全家团圆之际,叮嘱了两件事,一是他死后,请示牧场党委,把骨灰撒在他工作过的二连牙吉兰干草场;二是已在牧场工作的二儿子刘前东不能离开牧场去别处工作。当年10月,70岁的父亲突发心肌梗塞离世。刘前东按照父亲的叮嘱,经场党委批准,到离牧场还有160公里、海拔3600—4850米的三连工作。那儿是他父亲曾经工作过的连队,也是牧场最偏远、最艰苦的单位。
其实,刘前东是有机会离开牧场的。1992年,在牧场青年班担仼记分员的刘前东,决定走出牧场闯世界,他在莎车县城里的一家面馆学习拉面技术,准备开一家自己的面馆。然而,为了圆父亲的心愿,刘前东毅然回到牧场六连承包荒地。
父亲的叮嘱,让刘前东义无返顾地扎根在牧场。如今,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沿着父亲走过的足迹再走一遍,继承父辈未竟的事业。
一片真情,服务群众无怨无悔
“父亲母亲都是知青,他们奉献边疆无怨无悔,作为他们的后代,完成他们的心愿是我的责任。”刘前东流着泪水说道。
1994年3月,刘前东父母再三恳求,刘前东从莎车县回到牧场承包土地,他不但没有怨言,还把心思放在如何种好土地上。他引进新技术栽培巴旦木,去莎车园艺场学习嫁接技术,培育桃树、杏树苗圃,去其他团场学习先进养殖种植经验,创造了亩效益过万元的纪录,成为连队的致富带头人。而且,刘前东言传身教,也带动了整个连队牧民致富奔小康的积极性。
2004年5月,刘前东被场党委调到牧场机关担任警卫,之后又担任牧场电工、社区负责人、社区副主任、连长等职。无论在哪个岗位,刘前东都是兢兢业业,真情服务。当电工期间,他不但要管好用电,还经常帮助退休工人修理电器、自来水管道,有时还要自掏腰包买配件。牧场场部搬迁后,场党委把老场部作为一个社区交给刘前东管理,社区有退休老人200多户、400多人,他们的子女大都不在身边,电、水、火、安全以及老人们的身体保障和家事琐事,刘前东都得操心。于是,他的工作就更忙了,常常到深夜12点还回不了家。妻子说,那些日子里,刘前东没有一天能准时回家吃饭。
有一年冬天,凌晨2点多钟,刚刚躺下的刘前东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爬起来开门一看,原来是退休工人铁米吾斯曼的妻子,老太太哭着说:“小刘,快帮帮我们吧,我们家被水淹了。”刘前东二话没说,带上工具就出发了。铁米吾斯曼的家里已积满了水,很多东西飘浮在水上,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铁米吾斯曼呆坐在炕上,手足无措。刘前东关好阀门,换好配件,然后帮老人清理房间积水。天亮了,水清扫干净了,他的双脚也冻麻木了。安顿好两位老人,刘前东拖着僵硬的双腿回到家,妻子用热水袋暖了许久,他的双脚才渐渐恢复知觉。像这样的事情,他一年不知道要遇到多少次,有时候刚端上饭碗就有人来找,他立马放下饭碗就跟着走了。妻子有时也埋怨他,他笑着说:“这是我的责任!”
李小友是位老红军,曾担任郭鹏将军的警卫员,离休以后,他和老伴陈贵龙一直生活在牧场,他们的儿子在外地工作,照顾两位老人的任务自然落在了刘前东的身上。两位老人年岁大了,去商店买些日用品都有些困难。刘前东帮他们买粮、买菜、买煤、劈柴,冬天水管冻住了,他就每天帮助老人挑水。发工资了,他领回工资交在老人手中。老人生病了,他背着去医院,住院了,他守在老人身边照料,就像老人的亲儿子一样。2012年冬天,李小友因病去逝,刘前东又协助场党委料理老人的后事。老人的儿子拉着刘前东的手激动地说:“谢谢,看到你,我真是有愧,你比我这个亲儿子做的事还多啊!”
“那么多老辈们艰苦创业搞建设,最终一堆黄土埋却一生,与他们比,我做这些事又算得了什么呢?”刘前东常常这样说。
一条山路,宛若平常一首歌
叶城二牧场三连位于偏远的昆仑山中,海拔3000米至4850米之间,气候恶劣。特别是牧场至连队的148公里山路,犹如晋代张载在《剑阁铭》中所描绘的一样:“是曰剑阁,壁立千仞,穷地之险,极路之峻。”在这条山路上行走,人似乎悬空于天路之间,抬头是突兀的崖顶擦着灰色的天空,低头脚下是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
刘前东自从2013年从牧场社区调至三连后,就与这条大山里的漫漫山路结下了缘。进山出山,都是一次次生死考验。出山一趟要走5个小时。从场部去连队,或是从连队回场部,健在的母亲和牵念他的妻子,从来不给他打电话,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计算着到达或归来的时间。他们知道,不能让行走在山路上的刘前东分散精力。
在这样的山路上行走,刘前东遭遇过三次险情。可他从来没有把这些事告诉母亲和妻子,他害怕母亲和妻子担心。当他把这些事告诉记者时,不停地擦着眼角的泪水。他说:“要不是为了父亲的心愿,要不是为了山里的牧民,真的不想再走这条山路了。”
第一次是刘前东上任几个月后的冬天,基本熟悉连队情况的他,回场给党委汇报工作。天寒地冻。他乘坐的皮卡车遭遇一段冰面,突然下滑30多米,车在离路沿石5公分处终于刹住。刘前东朝下望了一眼,顿时一身冷汗。第二次是刘前东去牧场开会,在一个急转弯处,险些两车相撞,好在有惊无险。第三次是深夜送病人,那是连队一个名叫阿不都买买提·吐逊的年轻人突发急性胃炎,痛苦难忍,呕吐不停,刘前东带着副连长依明提·牙牙把病人送到叶城县医院。他们未走多远,行走在他们前面的五十铃汽车突然侧翻,堵住了道路。前无村后无店,甚至连一个行人也没有,他们在那儿等了3个多小时,才过来一台过路的装载车。刘前东与装载车师傅协商后,才把侧翻的车拉到路上。待到他们把病人送到医院,已是第二天凌晨4点多钟。寒风冻透了他们,他们似乎也成了病人。
山路弯弯,刘前东除了进山出山必走山路之外,他还要走到放牧点的山路。三连的放牧点分布在大山里,离连部还很远,为了解牧民的生产生活情况,刘前东必须在连队与放牧点之间的山路上穿行,或骑摩托车,或沿羊肠小道步行,他走遍了牧民的每一个住房,每一座羊圈,看牧民生活,问牧民生计,听牧民建议。刘前东知道,他在山路上走的越远,走的越勤,牧民就越信赖他,自从担任三连连长以来,他几乎每个星期去放牧点一次,每次行程约20公里。一年要行走1000多公里。母羊接羔、羊群转场、防疫,还有羊痘接种、疫病防治、三联四防工作、繁畜工作,他都必须到第一线去,一走就是几个小时。在高原上别说走路,有时骑着毛驴也会头晕,3年多的时间,年纪轻轻的刘前东走出了高原病,走出了紫外线烤出的黝黑的脸庞。2015年冬天,他去医院就治,谁都没有告诉。他说,能多为牧民办些实事,才是最重要的,自己有病沒有关系。
刘前东所在的三连还是边境连队,有37公里的边境线,离周边国家仅几十公里,牧民除了放牧,还肩负巡边护边任务。2015年,10多名越境分子试图从连队的山里越境。接到巡防任务后,刘前东每天与连队干部、牧民一起,奔走在大山之中的崎岖山路上,很多天都没有休息。
如今,于刘前东来说,行走山路是他生命中的重要一部分,他说,山路是琴弦,是五线谱,是一首歌。
一个梦想,守望昆仑造福牧民
叶城牧场三连深藏在昆仑山里,管辖着16万亩土地,52户维吾尔族牧民在6.8万亩的草场放牧着近8000只牲畜。刘前东是这个连队的连长。而且,这个连队只有他和党支部书记是汉族,他们才是连队的“少数民族”。
初来连队,牧民并不看好新来的这位连长。虽然,连队上一点年纪的人都认识刘前东的父亲刘根忠,可那也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在刘前东到来之前的上一任连长,干了五六个月,忍受不了生活的寂寞和缺氧的痛苦,便离开了连队下山去了。“场党委把我派到这里工作,这里又是父亲工作过的地方,我不能给父亲丢脸!”刘前东说。
一个多月的调整,刘前东慢慢适应了山里的生活,他用不到半年的时间走遍了52户牧民的居住点,并用维吾尔语与他们交流。在入户走访中,刘前东得知三连牧民家庭内部存在草场纠纷,年轻的牧工养殖积极性不高,整体收入偏低。为此,刘前东挨家挨户给老一辈牧工做思想工作,最终将原来10户的草场承包权划分到27户家庭。如今,牧工养殖积极性提高,牲畜存活率也明显提高,人均年收入已从2013年的2000元上涨至2万余元。刘前东也与年轻的牧工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得到大家的认可。
米日孜·米尼亚孜体弱多病,妻子身体也病着,家庭生活困难,正在上学的小女儿患病需要钱治疗。米日孜·米尼亚孜打算让小女儿辍学,刘前东知道后,先把口袋里的200元钱给他救急,然后,专程回场部向党委汇报,并得到大力支持,学校减免伙食费,工会送来大米面粉,医院安排看病救助,场里还送来救助金2000元,动员干部职工捐款1800元,好心职工又借给他3000元,如今,他们在大家的帮助下,有牦牛27头、羊42只,逐渐摆脱了贫困。
阿布杜麦麦提·吐逊一家三口,因父亲早逝,母亲改嫁,日子过得非常艰难,而好不容易攒下的5000元又被人偷走。刘前东与他在连队的亲戚商量,资助他买了2头牦牛、12只羊,还介绍他去邻乡打工,一月挣了7000多元。刘前东鼓励他去拾棉花,又挣了1万多元。如今,牦牛多了,羊也多了,日子也越来越好。几年来,刘前东为牧民维修羊圈60多座、新修房屋2间、修路700多米、植树300多株……
“我的梦想,第一步是带领牧工养羊增收致富,这是必须的,但光是提高收入不行,钱再多,在昆仑山上你能干啥?连队没有商店,没有学校,只有两台电脑,没有互联网,手机信号不好。所以,梦想的第二步就是琢磨着怎样让年轻人走出深山,融入现代社会,享受现代生活。”
43岁的牧工帕拉提思想活跃,这让刘前东看到了希望。去年,帕拉提用卖羊赚的钱,到伊犁购买了20只母羊与当地公羊杂交改良品质。随后,刘前东与连队干部商量把老连队附近的500亩草场交给他,“如果改良成功,就在这里新建牲畜保温室,未来合作社也建在这里。”
刘前东心里一直谋划着成立一家畜牧养殖合作社,牧工以草场和羊群入股,合作社统一负责养殖、销售,年底大家分红。“有了合作社,部分青年牧工就可以走出深山,山里经营基地,山外经营生活,不能一代一代地全在昆仑山上转圈圈。”
“我走着父亲当年走过的路,其实延续的也是我们父子两代兵团人的梦想,希望我们深山里戍边的兵团人也有富庶、文明的新生活。”刘前东说。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7-2018 www.xjbtnss.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BT0300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