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请输入关键字: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父亲的往事
来源:四十五团  作者:乔艳萍  录入:admin  添加时间:2016-06-30 13:30  点击量:  
 

我的父亲乔济洲时年已87岁高龄,最喜欢看与屯垦戍边有关的书、报纸、电视等,每每看后都很激动......。《戈壁母亲》电视剧都已看过多遍,可还是天天准时端坐在电视机前,伴随着剧情的发展,感慨万千,不禁也回忆起他这一生所经历的坎坷、酸甜苦辣、、、、、、
祖籍山西省中阳县的父亲,1944年,年满15岁就参加了本村的民兵班,当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像电影《鸡毛信》中一样负责放哨,直到1945年日本鬼子无条件投降。
1946年10月父亲参了军,在西北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二军四师卫生部休养所当通讯员,通讯班的主要任务就是送信,并往后方转送伤病员和埋藏牺牲的战友。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父亲所在的卫生部番号改为西北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二军四师卫生部。1950年3月,大生产运动开始了,父亲所在的卫生部抽出了60余人积极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进驻到喀什疏勒县英吾斯塔地区开荒造田。刚来时借住在维吾尔族老乡的房子,条件十分困难。为了早日开荒种粮,实现自已自足,在缺少生产工具的条件时,60多人就轮流用从老乡家借来的坎土曼开荒挖地,后来又向当地老乡借来二台老式木犁,人拉着犁地,可喜的是父亲们当年开荒、当年播种,秋天就收获了哈密瓜、棉花、葵花等作物。       

1953年10月父亲调到农八师石河子垦区,当时住的房子,是挖一米多深的地窝子,地下直往上冒水,半夜要起来几次向外舀水,喝的是苦盐咸水。1958年大跃进,吃的是85%的粗粮, 15%的细粮,当时生活虽然很艰苦,但是兵团人的干劲很大,当年开荒当年冬灌,进度非常快。1959年小麦亩单产400公斤以上,棉花籽棉亩单产250—300公斤,那时部队都做好了长期扎根边疆、屯垦戍边的思想。

1966年兵团组建农三师,由农八师支援三师的建立,父亲来到前进八场五连担任指导员工作。同年7月父亲去上海接了417名上海支边青年。
年时已高的父亲至今清楚地记得当年接上海知青进疆时的情景:7月12号下午5点汽车拉着上海知青由场部送到五连驻地,一路上,他们大声地唱着“来吧,来吧,年轻的朋友,亲爱的同志们,我们热情地欢迎你,送你一束沙枣花,送你一束沙枣花……”等革命歌曲,情绪非常高涨。当汽车总也到达不了目的地的时候,就有人问了:“指导员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连队呀,怎么看不到住的房子呀?”父亲说:“别急,别急,到了我叫你们。”车终于到了五连驻地,父亲叫他们下车时,他们傻眼了,哪有住房呀,只见眼前四排小土包,向地下一米多深排列着一座座地窝子。当知道这就是他们要扎根新疆的住所时,当时就有一些女知青哭天抹泪的,哭闹着回去。可男知青们不知是兴奋还是其它原因,一边敲着脸盆,一边唱“我们新疆好地方、、、、、”。
老天似乎是有意磨煤人的意志,上海知青进驻五连的当晚上12点以后,先是刮起了满天的黄沙,吹得人眼都睁不开,随着又下起了瓢泼大雨,因地窝子地势低,雨水顺着地窝子的出口和从顶上搭着的梧桐枝的空隙间流下,知青们哭娘叫爹的顿时哭声一片。
 经此事件,再加上当时缺粮少穿的现状,知青们情绪很不稳定,有思想动摇的,后悔的,想离开这艰苦的戈壁滩。父亲了解知青思想后,同知青们吃住在一起,并经常给知青们讲些革命老前辈的生活小故事,以及老军垦们艰苦创业的故事来教育他们。生活中,父亲以老大哥的身份,处处关心照顾他们的生活,派专车(独轮车)去叶河边拉甜水给知青喝。工作劳动中,以身作则、身先士卒,通常最脏、最苦、最累的活都是父亲干。通过父亲的言传身教,知青们的思想观念也转变了。渐渐地习惯了这里的艰苦生活,思想基本上也安定下来。后来5连的24班女生班,不管在生产工作,还是学习毛主席著作都成为先进班组,每次评比都是第一名,多次受到农三师党委的奖励。
回忆至此,父亲声音哽咽的对我说:“当初进疆屯垦戍边虽然苦,但比起为了新中国的解放,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的战友们,我感觉到肩上责任重大,吃再多苦、受再多累也不怕了。”同时,语重心常地教育我:一定要记住那些革命先烈,时刻以他们为榜样,要坚决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团结周围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做到军爱民,民拥军。
母亲是1952年响应党的号召,从山东省即默县参军来到新疆。1954年4月,在共同的劳动生活中,同父亲相识、相知、相爱,走到一块结成革命伴侣的。军人出身的母亲,身上时时透出军人的作风和本色,不管干啥都兢兢业业、毫不言苦,也从不计较得失,常挂在母亲嘴边地一句话,就是:“若谁都将求回报,那当初舍家弃子为了中国解放事业献出生命的革命先烈们的损失,谁来补偿。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要继续发扬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地精神,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后来,为了响应党发出的”勤俭持家“的号召和动员,同时也为了支持父亲的工作,更好的照顾家里一家老少七口人的生活,母亲离开工作岗位,在家当了一位光荣的“戈壁母亲”。在父亲被提拔到领导岗位后,母亲除了做好相夫教子的工作,更是全力当好父亲的贤内助。在家里收入并不宽裕的情况下,父母省吃俭用,除了把我们兄妹4人抚育成人并全部培育成大学生外,还悉心照料年迈的爷爷,同时,竭尽所能地帮助周围需要帮助地人。
 长年累月的超负荷劳作,使母亲的身体状况很差,积劳成疾。一向忙于工作的父亲,在母亲病重生病住院期间,也没顾得上在病床前照顾上母亲两天,父亲总说:“舍小家,为大家,没有大家的和谐安定,那有小家的幸福。”善解人意的母亲在1986年病故时也没对父亲说过一句怨言,总是鼓励支持父亲安心干好连队工作,服务好职工群众。
 在那艰苦的年代父亲落下了二个毛病,一是耳聋,那是在战场上炮声震聋的,二是风湿性关节炎,至今双手的十指关节都是变了形的,那是当年屯垦戍边建设新疆在艰苦的环境里留下的,但父亲无怨无悔。在工作中兢兢业业的父亲信仰也很坚定,他认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在文革期间,父亲受到迫害,被当成“牛鬼蛇神”批斗,也没动摇过父亲对党的忠诚与信任。
 年老的父亲对党的忠诚和激情丝毫没有改变过,还时不时的给我们上政治课,教育我们,要我们四个疆二代党员,发挥模范带着作用,事事走在前,教育好疆三代,为新疆建设贡献应有的力量。现在讲起团场建设,讲起飞跃发展的45团脸上充满了幸福和满足。讲起“四覆盖,四促进”更是来了劲,“兵地一家亲”,当年我们老革命来到新疆搞建设,如果不是少数民族帮助了我们,借给我们生产工具,让我们发展农业,哪有今天的兵团呀!现在我们兵团和地方上要相互学习、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共同繁荣,建设美好的新疆……。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有着60多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7-2018 www.xjbtnss.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BT03000040